请输入检索内容:
当前位置:   首页 > 专业成长
教育,是不是真的能慢下来
  时间:2018-03-12   作者:戴启江  

 再次得知那个女孩的消息,已是两年后了。

那天,在办公室里收到她父亲发来的报喜短信,说她已经保送上知名大学,圆了自己的文学梦。我边与同事分享喜讯边感叹:“多么庆幸啊,她可以在另一个城市实现梦想。”

“树挪死,人挪活。”一位同事接过话,随即大家相视一笑。

那如果她未曾挪动呢,结果会是怎样?突然间,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怎么也笑不起来了。思绪不禁飘回到三年前。

高一军训结束时,我让学生选出自己最敬佩的军训标兵。全班50个学生,29人选择了身材娇小、其貌不扬的她。我问学生为什么选她,学生说:“她是我班站军姿标兵,给班级带来了荣誉。”“她真诚热情,几乎对同学有求必应。”“她做事井井有条,毫不慌乱。”“她多才多艺,英语和绘画特别好。”……刚入学时,她给我和学生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。

谁知开学第一周,她就给了我当头棒喝。我问:“你的数学作业呢?”她埋着头不说话,半晌后才慢慢回答一句:“中午补完交给您。”

“你的化学、物理作业呢?”“有两次没有交了吧?”她不吱声,只是涨红着脸。“不会吗?”她摇摇头。开学一个月后,她似乎就这样“慢”了下来。

我决定跟她父母好好沟通一下。

她父亲是知名的大学教授,母亲是医生。听完我的讲述,她父亲摇着头说:“这个孩子在家告诉我们作业已经做完了,每天吃饭花一个半小时,看电视一个小时,十点钟要准时睡觉……唉!”“她就是懒,就是慢,不愿意做的事情从来都是找借口。”母亲毫不留情地批评。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似乎要把积蓄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。我赶忙调停:“那为什么她会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来呢?”他们给出的答案是:孩子比较聪明,对有兴趣的科目会学得特别好。当然,她说喜欢这个学校的氛围。

“你喜欢这个学校哪些地方啊?”我笑盈盈地问她。“舒服的文化味和对兴趣的保护。”她也甜甜地回应。“要保持平衡哦。”一句鼓励结束了我们之间最舒服的一次谈话。

接下来的观察中,果然如其父母所言,文科是她的强项,理化则不温不火,平衡则无从谈起。期中考试,她考了全年级第120名。得知成绩后,她大哭一场。我找她聊天,她埋着头告诉我,她一定会赶上来。

其实成绩出来后,我也陷入了沉寂。对于这个学生,不仅仅是她自己、家庭抱有很大的期待,学校也同样如此。领导找我谈话,希望我把握住这棵好“苗子”。于是,我开始有意识地盯紧她,拼命挤压她的课余时间,督促她及时完成各科作业,专门请老师指导她的理化学科,取消她的课外书阅读时间,协助家长为她制定合理的学习计划和时间安排……

半学期后,她的成绩回到了年级第一。只是,我们之间的笑容没有了。

“这样的教育,是她需要的吗?”我一次次问自己,也想问问她,可是我的脑海里又一次次浮现出身边那些焦虑而急迫的眼神,顿然失去了自问和追问的勇气。“孩子将来一定会感激督促她付出的你。”我这样自我安慰。

高一下学期,那个曾经活泼热情的女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无表情、作业拖沓不交、一有情绪就迟到早退的“刺头”,她的学习成绩也大幅下降。她父母也向我诉苦,为了学习,他们冷战了一个月。我屡次找她谈话,她都默不作声,摇头以对。

气急败坏之下,我对她怒吼:“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不上进的女孩子!”她满脸泪水地问我:“如果我是您的孩子,您还会这么说吗?”这个镜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。会吗?我想我会的。每一次,我都这么坚定地告诉自己。“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?”我问她。“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的学习。”她漠然回应。

这时,我想起了龙应台的一番话:“孩子,我要求你读书用功,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,而是因为,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,选择有意义、有时间的工作,而不是被迫谋生。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,你就有成就感。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,不剥夺你的生活,你就有尊严。成就感和尊严,给你快乐。”但是这样的道理,眼前这个尚显稚嫩的孩子真的明白吗?我该如何告诉她现在与将来的关系,告诉她为了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,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学习的道理呢?

一段时间,我也心灰意冷。她的内心似已水泼不进,校园里看到的永远是她独来独往的身影,课堂上留下的永远是她埋头不语的状态……

 那天,她的父母来到学校:“不好意思啊,来向您告别了。孩子给您添了很多麻烦。”

“啊?”我惊讶不已。

“是的,因为工作调动,也是为了她念书着想,我们决定搬到另一个城市……”

那个临近的城市,教育上确实可以更加从容、开放。也许,这也是这个孩子生命蜕变的机遇吧。我在心里默想。

不知不觉,两年的时间一闪而逝。

看着她父亲的短信,惊讶、惊喜、困惑、沮丧,种种感受竟一瞬间充满了我的内心。

孩子如果依然在这里念书,会是这样的结果吗?类似这样的“特殊”孩子,只有离开这样的土壤,才能开出最美丽自然的花朵吗?我陷入了沉思。

这个孩子很幸运,改变了环境,就可以很快乐地按照自己的节拍“慢慢”地学习生活,可是这样幸运的孩子能有几个呢?

看过一行文字,感触良多:“谁愿意去观看一堆火柴燃烧?假若你全程观看,才会知道一堆火柴的舞蹈,是火柴用生命在歌唱。可是,我们却总是在有意无意间选择了错过。”有幸遇到这样一个学生,却没有能够去陪她一起观看她如火柴一般燃烧的求学岁月,这是教育者的遗憾,也是教育环境的遗憾。但如果我们都能明白,一支火柴的缓慢燃烧也是火柴用生命在歌唱,那么,教育是不是真的可以慢下来?

(戴启江  江苏省无锡市辅仁高级中学  214123

责任编辑:杨丙涛

 

版权所有 ?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《班主任》杂志社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
电话:010-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-1
湖北净傻食品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