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输入检索内容:
当前位置:   首页 > 班级管理
班级管理中的“工笔”与“写意”
  时间:2018-05-31   作者:巩利群  

         每个班主任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班级管理经验,但归纳起来,可简单概括为两种,即“工笔”与“写意”。工笔:运用工整、细致、缜密的技法来描绘对象。写意:用简练的笔法描绘景物,重在体现所描绘景物的神韵。

相对来说,领导和家长们比较喜欢“工笔”风格的班级。这样的班级管理,规则明确,赏罚分明,严肃认真,细致周到,每个成员各司其职,各尽其责,整个班级如同一座运行精良的大钟,零件齐全,严丝合缝,准确而目标明确地走向未来的每一天。

这样的班级,课间几乎没有大声喧哗、跑跳打闹的;大课间站队永远最快最直;卫生从来都是年级组第一干净;学生仪表更是标准得和校规一样,什么长指甲、过耳朵的头发、没拉链的校服,都是“别人家班级”的事情。每个科任老师都喜欢在这样的班级上课,没有说闲话、搞小动作、溜号、顶撞老师的,一节课下来,老师们尽情发挥,心情舒畅!

而“写意”风格的班级,年级里最古灵精怪、最调皮捣蛋、最善侃、最聪明和最笨、最把老师当朋友没大没小的学生,似乎都神奇地集中在了这里。于是整个班级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的绚丽场面。平日里总有人偷偷带个小首饰什么的,政教检查时麻利地摘下来;课间走廊里总是闹成一团、笑成一片;课间操时的队伍总是歪歪扭扭的;上课时跟老师抢着说话,问这问那,一言不合就跟老师倔起来没完;再不就前后桌三五个扎堆讨论,往往气得科任老师肝疼,去和班主任告状,班主任一脸宠溺地笑,整个一护犊子!

话说有一年,我接手九年级语文教学,任教的两个班级,恰巧一个是“工笔”班,一个是“写意”班。

“工笔”班的孩子们上课时皆挺胸抬头,神情专注,人手一支笔刷刷地在笔记本上飞。我一节课讲得行云流水、神采飞扬,下课前拍了拍满手的粉笔灰,笑着问:“同学们,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鸦雀无声!铃声响起,我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。一连几个星期,节节课如此。老这么零问题,尤其是和隔壁的“写意”班一对比,完美得不禁让我有些心虚。

那天在“写意”班上《木兰诗》复习课,我正讲着,中间几个孩子开始小声叽叽喳喳,我眼神示意并连带提高声调都没用,于是只好点名叫起一个喳喳声最大的孩子,问他有什么问题。这孩子也不客气,张嘴就问:“老师,‘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’,您说木兰当兵怎么还自备装备呀?军队不给配备吗?”他这边话音还没落,另一个学生又站起来,眯着眼问:“老师,木兰家没有成年的儿子,父亲年龄又大了,还非得出个人去当兵,这是不是跟《石壕吏》里那个抓壮丁一样?”

这帮小子,心还真细,问题还真刁钻。因为是复习课,我主要是围绕中考考点讲,而且我先入为主地以为八年级时老师应该已经说过这些问题,所以略过没提。好在我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,不然那天非栽了不可!

这两个问题都涉及中国古代的“府兵制”,兵农合一。府兵平时为耕种土地的农民,农隙训练,战时从军打仗,参战武器和马匹自备。府兵全家可免除赋役。

孩子们的疑问解除了,教室里终于恢复安静,课正常进行。快下课时,我例行公事地问:“谁还有问题?”此时下课铃声正好作为背景音乐响起,我前脚刚迈出教室门,后面就追上来一个膀大腰圆的“男生”,在走廊里撵着我喋喋不休:“老师,您说这诗太骗人了吧!同行十二载,木兰混在男人堆里没被发现是女孩!那她平日里上厕所洗澡怎么办?来了月事怎么办?”

我终于停住了脚步,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比我还高一头的黑脸“男生”。

这“男生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抿嘴一乐:“老师,我是女生,长得中性了一点儿!”

我长舒一口气,心说哪是一点儿呀,简直能以假乱真!嘴上却说:“你的质疑有道理,那你说说,木兰从军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“真的!”女孩斩钉截铁。

“有点意思!”我眉毛一扬,定睛看了看这个浓眉大眼的女生,“讲讲!”

“老师,我认为木兰到了军队不久就被同队的人发现了真实身份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同队的伙伴们不舍得让这样一个美少女被撵走!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他们就暗中串通,集体守护这个秘密,处处给木兰照顾,帮她遮掩,提供种种方便,当然这里面还是掺杂些私心杂念的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木兰用她的坚强勇敢、智慧善良、真诚美丽,折服了这些伙伴,于是他们收了私心杂念,成为木兰的铁杆支持者、拥护者和追随者!”

“完美!”我赞赏地拍了拍女孩子的肩膀。

女孩黑脸泛红,眼睛却亮晶晶的。

又一天,“工笔”班打扫卫生区的值日生请假没来上学,结果卫生区没扫班级被扣了分。班主任批评了组长,并取消了他们小组本月评优的资格。组长委屈得直掉眼泪,下课后我悄悄问她为什么哭,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卫生工作。我说谁干完了过去帮个忙呗。组长又抹眼泪:“班规要求值日生做完自己的任务要立刻回到座位上自习。”我明白了班主任的用心,一是尽量减少值日对学习的耽误,二是防止有人懒惰只等别人帮忙。可以说,这样的班规,初衷是好的,但少了变通,以至于“工笔”班这样一座大钟,只要一个零件出现问题,就面临着停摆的危机。

反观“写意”班。秋季运动会上,800米跑时班主任发现班级跑得最快的女生没上场,而是换成了那个黑黑的女孩,忙急着问:“什么情况?”孩子们笑答:“飞人高烧,‘木兰’替姐从军!”

实话实说“木兰”跑得太慢了,还剩大半圈时,人家第一已经到达了终点。班级两个男生冲上跑道,一路陪着“木兰”跑到终点。当两个男生把“木兰”当英雄一样的搀扶着回到班级座位区时,全班呐喊欢呼,给她倒水、擦汗、捶腿…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姐姐得了冠军呢!

再看旁边的“工笔”班。全班坐成标准的矩形,横平竖直,人人一顶遮阳帽,但凡有运动员从他们班级区域前面经过,手中的小国旗就随着全班的“加油”声有节奏地摇摆,然后放下,停声,周而复始。运动会结束,大会颁发“班级精神文明奖”时,“工笔”班榜上有名。

比赛结束——

“工笔”班整齐撤退,地面干净如初。

“写意”班散兵游勇,地面狼藉一片。

返回班级的路上——

“工笔”班的孩子们悄声议论着:“运动会太无趣,又晒又累,希望明年秋季学校不要开运动会了。”

“写意”班的孩子三五成群,一边抢吃剩下的巧克力,一边调侃:“眼镜,你今天发挥得不好,明年4×100米接力我跑最后一棒,铁定第一!”眼镜推了那男生一把:“就你那小短腿,别给咱班丢人现眼了!”几个孩子笑成一团。

期中考试——

“工笔”班总成绩年级组第一,但尖子生并不突出。

“写意”班尖子生表现不错,但班级两极分化严重。

“画”到这儿,我有些“画”不下去了。因为怕再“画”下去,“工笔”班越来越机械,越来越僵硬;“写意”班越来越随意,越来越涣散。

这幅画接下来应该拜托齐白石大师来画。

齐白石认为画作“不似为欺世,太似则媚俗,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”。所以绘画时应对物像特征加以强调夸张,对形则进行概括、取舍、归纳,“遗貌取神”。齐白石的画作,写意画花草,以高度简练的笔墨为百花生精神,为万物长生命;工笔画草虫,严谨细致,惟妙惟肖。

我们的班级管理,也应该在似与不似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,既要细笔勾勒轮廓,有框架,有规则,同时又不能让这轮廓成为束缚和窠臼,一味地只强调“管”,而忽略了班级的人文关怀、文化建设、团结向上精神的培育。否则,一个班级就会徒有其形,缺少灵魂,受限于规则,无法生长壮大,日渐丧失活力与生命!而缺少规则的班级,因为没有必要的规范和制约,很容易让年轻的生命如野草般肆意生长,看着生机勃勃,实则难以成才。

一个优秀的班主任,应该是一个高明的画家,既能屏神细描,又能落笔成风,展卷之间,形神兼备!

(巩利群 辽宁省盘锦市双台子区教师进修学校 124000

【责任编辑:赵敏霞】

版权所有 ?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《班主任》杂志社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
电话:010-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-1
湖北净傻食品有限公司